日赚3亿的“挖矿”生意,要凉了?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周继凤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我们准备跑了,出海去中东。”王浩对深燃说。

王浩是四川的一个“矿场”场主,他说的“跑”,是指把挖比特币的矿机和设备全部搬到国外去。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明确“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汹涌而来的监管力度,席卷了整个加密货币圈,作为加密货币产业链顶端的群体——矿工以及矿场场主开始惴惴不安,如坐针毡。

五天后,政策果然随之而来。5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出台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开始严令叫停虚拟货币“挖矿”。

随后,另一挖矿大省四川省也开始行动起来。5月27日,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发布关于召开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调研座谈会的通知。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需要分别汇报各自供区内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及相关建议、关停虚拟货币“挖矿”对今年四川弃水电量的影响分析。

四川省的靴子还没落地,已经有不少人慌了。一位小型矿场场主对深燃说到:“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一切工作都停滞,在等政策的具体实施。”

过去一年,虚拟货币市场迎来牛市,“挖矿”热潮也随之爆发。而四川、内蒙古、云南等地因能源丰富且廉价,吸引不少“矿场”入驻。

某种程度上来说,相比于在二级市场追涨杀跌,挖矿是一门“躺赢”的暴利生意。Crypto analytics和链上市场分析公司Glassnode的数据显示,随着机构资金持续涌入市场,购买比特币的需求大幅上升,比特币矿工们在今年3月份平均每天赚约5000万美元(约3亿元人民币),是去年的4倍左右。

但是,挖矿也需要消耗巨大的能源,不仅无益于当地的经济发展,且会带来巨大的生态负担。

据剑桥大学研究数据显示,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大约为121.36太瓦时,相当于满足剑桥大学744年的能源需求。

在国务院金融委表态将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后,包括火币商城(Huobi Mall)和莱比特矿池(BTC.TOP)等在内的挖矿机运营商已经决定暂停中国的挖矿业务。各地地方政府也开始重拳出击挖矿生意,不少矿工感叹:好日子没过多久,“矿难”就开始了。

监管之下,矿机“连夜出海”

所谓挖矿,其实是币圈的行话。为什么要挖矿?为什么虚拟货币需要挖?要解释清楚这些问题,需要追溯到比特币的发明者中本聪那里。

对于金融交易来说,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其实就是记账。相当于得知道我自己付了多少钱,还剩多少钱。但是如今的记账系统是中心化的,银行来负责记录这些东西。而中本聪则设计了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记账系统,使得在线支付能够直接由一方发起并支付给另外一方,中间不需要通过任何的金融机构。

为了支持和维护这一系统, 中本聪又设计了激励机制。它需要全球所有的比特币产出者用自己手中的电脑下载软件,通过特定的算法去解答一个非常难的数学题,谁先解答成功谁就能获得这个区块的记账权,并获得该区块内的比特币奖励。

因而,这种获得比特币的方法,被称作“挖矿”,而产出者也被叫作“矿工”,挖矿的电脑也自然而然地被叫作“矿机”。

而比特币的数量是有限的,初期,虚拟货币很容易挖到,越到后期,挖矿就越难。

原先,自己在家买个矿机搞点儿显卡就能挖矿造富,但是现在,个人挖矿已经变得相当艰难。在这场挖矿游戏中,如今的比特币挖矿模式已经高度集中,人们开始集中购买巨型矿机,在电力丰富的区域建立矿场大规模挖矿。

在全球的挖矿算力中,中国矿工是最拼命的。剑桥大学新兴金融中心(CCAF)去年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中国矿工的挖矿算力占到全球总挖矿算力的65.08%。并且由于内蒙古、四川等省市的电力资源充沛且便宜,众多“矿场”场主都把矿场的选址安排在了这些地方。

但在另一方面,矿越难挖,耗电量也就越大。剑桥大学比特币耗电量指数的最新数据显示,比特币挖矿每年耗电量预计为133.68太瓦时(1太瓦时为10亿度电)。这一数字已经超过瑞典一年的耗电量,位居全球各国耗电量的第27位。

根据新华社的统计,一些“矿场”一天就耗电上百万度;西部某省一家“矿场”一个月能“吃掉”4500万度电;西南某地的“矿场”一年耗电量相当于三个市一年耗电总量。

挖矿耗电量巨大,对当地的能源供应带来了压力。对于挖矿,究竟是新产物还是落后产能一直存在争议。但是到了今年,政策的导向已经非常明确了,中国的监管层明确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政策开始逐渐收紧,币圈人心惶惶。

部分省市限制加密货币交易和挖矿的行动,加剧了加密货币的价格下跌。已经从今年创纪录高位大幅跌落的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最近再次遭到猛烈抛售。

“从目前来看,很明显,高耗能的比特币矿机肯定没办法在国内生存下去,或许只有部分没有连上国家电网的小矿场才能生存下去。”王浩在观察了最近的政策之后,决定把矿机连夜出海搬往中东。

王浩的预判是,国内节能减排碳中和是趋势,所以未来肯定会有一波出海潮。“大家出海的去处也大多是一些资源丰富的地区比如中亚、中东。但是国外的治安问题、政治问题都是在出海中比较大的风险,并且出海还需要特别靠谱的关系。”

如今,一些大型的挖矿公司已经开始寻求海外挖矿了。比如深圳的挖矿公司比特矿业最近发公告表示,拟投入超2500万美元与比特小鹿全资子公司在美国建设虚拟币矿场,除此之外,拟投入逾900万美元与一家哈萨克斯坦公司在当地共建矿场。

而卖矿机的老秦现在不知所措。今年年初,他看到加密货币的行情好,和几个朋友一起在四川搞了一个小型矿场。“地址选好了,三十多个政策审批也已经办完了。结果现在限电,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挖矿生意有多疯狂?

即便是高压的挖矿政策摆在那里,依旧挡不住矿工们挖矿的热情。

光大证券指出,从2020年开始,挖矿行业每年有望新增收入约180亿美金。高额的利润吸引着无数渴望暴富的人加入这场淘金狂潮中。

事实上,从去年年末到今年5月以来,加密货币市场迎来牛市。而币价的高涨,也让沉寂了很久的挖矿生意,再次爆火了起来。这波挖矿潮,就如同19世纪的淘金潮般狂热,对于矿工来说,这是一个难以抵抗的牛市。因为这意味着币价远远高于挖矿的成本。

只要矿机开机,自己就能躺着赚钱。一位矿工对深燃说,“目前挖矿每月除去电费和矿机费用,折算下来平均一个月能盈利1.8万元。”

王浩也给深燃算了一笔账,挖矿的利润=生产的比特币×币价-矿机成本-电费-维护费及人工成本-矿场折旧费。“目前国外挖比特币,挖一枚比特币的成本和费用是一万美金左右,今年比特币的价格一度高到6万美金,现在尽管回落到了3.7万美金左右,但是依然有可观的利润。”

挖矿热潮显著地拉高了市场对于矿机的需求。随之而来的是矿机价格的疯涨。比如2020年2月比特大陆发行最新旗舰机型S19PRO,从最初的1.5万元/台一路高涨,前段时间已经达到了6万元/台。

中国矿机生产商如比特大陆、微比特、嘉楠科技等公司所生产的矿机备受青睐。矿机厂商的订单甚至排到了一年以后。以矿机厂商嘉楠科技为例,,今年一季度业绩营收暴涨了488%。

行情水涨船高,一些中间商也赚得盆满钵满。老秦除了挖矿之外,还售卖矿机。前段时间,尤其是五月份,每天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个客户来咨询矿机的情况。

随着比特币挖矿的难度增加,越来越多的人把目光瞄准了其他币种,比如以太币、奇亚币、莱特币等等。

由于比特币算法是完全开源的,因此在中本聪开创了去中心化加密货币概念之后,又出现了以太币、莱特币等其他进一步完善优化的虚拟货币系统。这些虚拟货币都是通过类似比特币的方式发行的。世界各地的矿工都可以奉献自身算力“挖矿”,在此过程中,作为回报,矿工可以获得新生成区块产生的虚拟货币以及一定比例的交易手续费。

老秦解释道:“现在挖矿有三种形式,一种是比特币,需要有芯片,芯片挖矿耗电量比较大。以太币则一般需要有显卡,能耗相对比较低,还有一种币是需要硬盘来挖矿,比如奇亚币,用硬盘挖矿所耗费的电量比较少。而一些只需要硬盘的,因为耗电量不是很多,所以很适合在家自己买机器挖。”

这也就导致,不止是矿机,其他一些相应的硬件也价格大涨。

比如目前市面上流通的以太坊矿机,主流是显卡矿机,核心部件是以AMD和英伟达为主要来源的独立显卡,一台矿机至少需要6-8张显卡。这波挖矿潮中,矿场老板疯狂扫货,导致显卡一卡难求,价格一度翻了两三倍不说,二手显卡甚至被炒出了天价。

而和比特币需要用显卡提供算力进行挖掘不同,奇亚币需要普通用户利用和扩大自己的存储空间,从而赢得奖励。所以硬盘就变得很重要。大容量硬盘也一度被抢购一空,全网价格暴涨。

谁能真正挣到钱?

某种程度上来说,挖矿是新型造富方式,甚至是比炒币更稳健的投资方式。

以比特币为例,2009年刚发售的时候,价格还不到1美分,到了2021年3月份比特币已经突破了6万美元大关,尽管最近回落到将近4万美元,但也依旧暴涨了几千倍。

但是,真正暴富的人不多。用老秦的话说,其实你“拿不住”。币圈的价格波动极大,有可能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收益达到几十倍,随后一两天就又跌了回去。很少有人能够克服贪欲不追涨杀跌。而且,一旦加了杠杆,如果亏损金额超过押金,那么就会被强制全部卖出,最后血本无归。

但是挖矿不同,只要币价不是跌得太惨以至于击穿成本,那么挖矿总是有收益的。而且挖矿的时间长,一台矿机总能经历几轮牛市。

老秦给深燃算了一笔账。他现在在挖奇亚币,奇亚币一台矿机差不多是45万元,一台矿机每小时耗费五度电,一天也就50块钱。即便是最近币价下跌了,但是一台矿机依旧一天能挖大概价值522美金的奇亚币,相当于一天就能赚3000多块钱,回本很快。

但是,现在的挖矿圈子里,进入的门槛越来越高,散户越来越不好混。

影响挖矿利润有几个因素:设备成本、设备的计算力、币种价格和电费。相对而言,如今个人挖矿尤其是挖比特币、以太币这种需要大额电能的币种,其实承担的风险更高。

长期观察加密货币的业内人士皮克斯指出,首先是因为个人挖矿拿不到很便宜的电费,第二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维修和管理矿机,这也就导致个人花费的电费和维护成本比较高,所以回本就比较慢。

“而币圈的价格波动很大,有可能你还没回本,币价已经下跌了,这个时候开机就是亏损的。但是矿场场主的矿机算力更高,拿电的成本也低,可能四五个月就回本了。”

在这个圈子里,矿场场主是最赚钱的。目前矿场的赚钱模式有两种,一种是自己挖矿赚钱,一种是接受托管。相当于有人将矿机托管给矿场,而矿场负责提供算力和后期机器维护。

老秦指出,如果是托管的话,大多数是赚的电钱。“其实矿场场主在内蒙等地能拿到非常便宜的电价,一度电可能也就一毛左右,但是对外可能要收两三毛钱。一个矿场按每小时最大供应量一万度来算,相当于每小时就能挣一千块左右,所以对于矿场场主来说,除非遇到极端情况(比如2020年3月12日,比特币在短短20小时内从8000美元暴跌到3800美元,相当于击穿了成本),开矿场算是旱涝保收的事儿。”

当然,除了赚点钱外,有些矿场还会克扣挖出来的加密币。“比如产出1万块钱的币,矿场有可能会扣个百分之三十四十,偷偷扣下去。毕竟相比于挖矿的收益,单纯赚电钱也有点儿少。”王浩透露。

即便是托管业务,只买一两个矿机的散户也是不受欢迎的,相反越来越多的矿场愿意托管上市公司、行业巨头的矿机。“我现在就不接纯粹的散户。”王浩说到:“散户投资一百万也不过十多台矿机而已,管理起来麻烦,风险还大。”

不过东方不亮西方亮。另一种挖矿方式——Defi挖矿又在散户中流行起来。

DeFi的流动性挖矿,主要是发生在以太坊的区块链上,是指通过使用DeFi类产品,按要求存入或者借出指定的加密货币资产,为资金池提供流动性,而获取奖励的过程。类似于我们把钱存入银行获得利息一样,只不过Defi挖矿需要存储的是币,而获得利息的也是币。

相比于传统挖矿投入矿机来说,DeFi挖矿的成本极低。“挖矿太贵了,Defi反而是个新的出路。”一位投资了狗狗币的90后,在意识到实体挖矿的成本后,迅速把目光转向了Defi挖矿。

但是,挖矿耗费巨额的电量,却没产出什么实际价值。不止如此,随着这轮牛市出现,币圈乱象越来越多。比如非法从事比特币投机交易,或打着“数字货币”幌子进行非法代币发行融资、非法传销活动。

“而大量资金流入到比特币交易中,还会削弱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有可能造成金融风险。”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正如新华社发文所言,若只把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作为虚拟商品买卖,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有参与交易的自由。但如果把虚拟货币包装成“一本万利”的投机炒作标的,吸引投资者涌向交易平台,就必须扎紧制度的篱笆、维护百姓的利益。

这轮监管,相当于为爆火的加密货币市场踩了刹车,系了安全带。

*题图及文中配图均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浩、老秦、皮克斯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eliguan.com.cn/109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