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拟清退”挖矿”项目 一台矿机一天消耗一个家庭一个月用电量

原标题:为控制能耗 内蒙古拟清退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本报记者 万笑天 北京报道

成为一个矿工,首先要做的是,找到便宜的电力。由于廉价的电力资源,中国成为比特币算力的主要分布地,并集中在新疆、内蒙古、四川、云南等地。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发布的《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措施》”)要求,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并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

“在内蒙古只要有火电厂的地方就可能有矿场。”矿主纪杰说。而在此前,内蒙古自治区、市即有相关文件,要求检查伪装为“大数据”“云计算”企业的矿场。如今公布的《措施》,或是对虚拟货币矿场的彻底清理。

大量位于内蒙古的矿场,或将因此转移至他处。但并非所有的矿场均需转移,多位矿场负责人表示,其在内蒙古的矿场并未因此受影响,或仅是会降低负荷。矿工们也仍在继续寻找新的可以提供廉价电力的场地。

控制能耗

内蒙古是贡献比特币算力的重要地区。根据剑桥大学另类金融中心测算,2020年4月,约有60%比特币算力分布在中国,第二为美国,约占7%。具体到省份,比特币总算力中约有7%分布在内蒙古,36%的算力分布在新疆,10%分布在四川, 5%分布在云南。但目前真实的算力区域分布并无准确数据,不同月份分布会有差异,例如西南在枯水期水电劣于火电。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涨,挖矿消耗着庞大的电力。虚拟货币的挖掘属于强计算密集工作,需要强大的硬件支撑。例如,功耗较小的蚂蚁S9矿机算力是13.5t,24小时耗电量33.6度,有功耗较大的矿机24小时耗电量51.6度,均远超一个家庭的月用电量。

欧科云链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炼炫曾向媒体表示,目前比特币挖矿的耗电量已经达到了129.22TW·h/年;而根据IEA在2021年全球各国电力消耗排行数据,比特币耗电量已经超过挪威(124.05 TW·h/年)、荷兰(114.65 TW·h/年)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全球28位左右。

上述《措施》显示,先行确定2021年全区能耗双控目标为单位GDP能耗下降3%,为确保完成自治区“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将严格节能审查约束。在控制高耗能产业规模中,特别提到“合理有序控制数据中心建设规模,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同时,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也被视为落后和过剩产能,会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

此次对内蒙古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整顿,或许将是一次较为彻底的清理。一家在全国各地有十多个矿场的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为减负荷,内蒙古已经关闭了两个5万负荷和一个8万负荷的矿场。

纪杰经朋友介绍,在鄂尔多斯达拉特旗有一处矿场,通过与电厂合作,保障了稳定的供电,有1.2万的负荷,即1.2万千瓦。“直供电是在电厂里面,负荷不会给的太高,都是几万负荷,甚至最高也就是5万负荷。”纪杰说,矿场能放置多少矿机,也要看具体的型号,蚂蚁S9矿机可以放近1万台。

纪杰说,和电厂合作需要有关系,电厂只会提供一个高压出口,还要自己投资买变压器、建厂房,做基础建设,如果关系不好,建完后出了问题,将血本无归。他的矿场前期投入了将近600万元,矿场电费一年要几千万元。

电费是挖矿的主要成本。在纪杰的矿场要托管矿机,每度电0.36元左右,除电费外要再加上3%的线损。由于装配显卡矿机较为复杂,一台还要收取50元的装机费。

相比于内蒙古的火电,水电价格会更低。“水电是0.26元/度,但是只有5个月,到枯水期就没电了。”纪杰说,他也有用水电的矿场,在四川雅安。有矿工会选择用一段时间水电,枯水期后就撤回内蒙古。

也有矿场负责招商的人士表示,在内蒙古由于4月份停止供暖,也会断电。纪杰介绍道,这些矿场使用的是供暖电厂的电,其每年运行4到5个月,发电为解决居民供暖。还有矿场使用自备电厂的电,自备电厂是企业发电自用。“还有一种是专门发电给国网,他们多发一点电,然后卖给我们。”纪杰说,这些电价并没有太大差别。

伪装“大数据”企业

董俊入圈虚拟货币挖矿,已经有8年,为了找到便宜的电,最早在国外冰岛等地设置矿场,“开始搞的时候人家都认为我们是傻瓜。”国内中西部的各个省份也都有他寻找廉价电力的足迹。

想要拿到低电价,多位矿主表示关系很重要。在内蒙古将矿场伪装成大数据、云计算企业,是常见的获得低电价的手段。

2019年1月,内蒙古自治区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发布的促进大数据发展应用的若干政策中,将大数据、云计算用电竞价列入优先交易范围,风光发电参与,不设限值,使目标交易到户电价达到0.26元/度;在内蒙古境内新设立的从事大数据基础设计建设和大数据创新应用的独立法人,在2020年前从获利年度起计算优惠期,5年内免征企业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鼓励改造利用废弃土地建设大数据项目,经批准从使用的月份起免缴土地使用税5年等。

在各地市也有相应优惠政策,如在乌兰察布市,对于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条件,并对乌兰察布云计算产业有较大带动作用的云计算相关企业,建设初期可享受大工业电价优惠,投入运行后,享受0.38元/度的优惠电价。

董俊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在早几年前,以云计算或大数据的名义办企业做矿场,政府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关系越硬能拿到的电价越低。董俊直言,如果想拿到便宜的电,就是找领导,比如认识自治区的领导,就用云计算这个理由来立项,电费0.13元/度就能拿下来。如果与电厂的关系好,可以直接把矿场放在电厂里,电费也没有多少。

纪杰也称,以大数据或云计算的名义创办的企业,可在用电上有补贴,但很多人都是通过关系批下来,实际在挖矿。内蒙古在此前已多次发文清理、整顿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即是针对此种包装行为。

2019年11月,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网站发布了《关于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联合检查的通知》,检查摸清与实体经济无关、规避监管、能耗较大,包装为“大数据产业”享受地方电价、土地和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的虚拟货币“挖矿”企业。

2020年8月,内蒙古自治区工信厅给内蒙古电力集团发送的一份通知曾表示,2019年底,政府机构对内蒙古自治区7个盟市,30家大数据、云计算公司进行了现场核查后,发现挖矿企业21户,要求暂停参与特色产业挂牌交易资格,对于不再进行挖矿的企业核实后进行恢复。

经过近几年的整顿、清理,一些挖矿企业已经搬离。2016年,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云计算项目是达拉特旗新引进的重点项目,项目位于达拉特经济开发区,总投资4亿元,占地面积50亩。这里一度被视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之一。达拉特旗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在开始整顿后,这家公司已经搬离园区了。

寻找低价电

今年是王旭在内蒙古做矿场的第三个年头,他参与的企业即是以“云计算”的名义创办,使用国家电网的电力。这一次受到政策的影响,按照现有的用电量,矿场的负荷要减少30%~40%,降低能耗。“我们用的是国网电,它的电力使用肯定要符合国家电网的统一调度和安排,通知要降30%的负荷。”王旭说。

他的矿场成功通过了之前的检查。“我们验收合格了,确实有云计算中心。”王旭说。他所依靠的“云计算中心”一共有10万负荷,并不全部属于他,是几方在一起合作,每个人要的负荷不同,各自建设、运营自己的矿场。王旭只掌握其中的1万负荷。

王旭也表示,“明面上不允许(挖矿),实际上都知道,但因为我们都以云计算中心的名义来操作这个事情,该有的东西要有就可以了。我们也缴税。”视当年的用电量,王旭一年的电费差不多要两三千万元。

王旭与人合伙投资了“大几百万”,将矿场建了起来。如何与当地政府协调沟通,王旭称,也有当地的合作企业来操作这些事情。未来矿场会如何,由于政策的原因,仍存在不确定性。

矿主杨冰则感叹道,幸好当时没建完,不然基础设施的成本都回不来。他曾经在内蒙古的矿场已经关闭,“原来是用大数据的(名义),我收到的消息,应该是全部停了。”那时的矿场政府已经批给他了,杨冰就建了一部分,后来政策改变就没敢继续建。他说,目前在内蒙古不可能从政府那边正常拿电,之前按大数据的名义做矿场,就是打擦边球。现在杨冰还在内蒙古继续寻找矿场,谈到一个0.26元/度的电价,但还未落地。

2020年底,比特币价格突破了3万美元,进入2021年,两个月的时间,就突破了5万美元,最高达到58012美元,两个月涨幅高达60%,过去12个月涨幅460%。

目前仍是比特币的牛市,纪杰一天进账近10万元。根据国盛区块链报告,在比特币价格位于58000美元高点时,比特币日产900个,比特币挖矿行业的区块奖励规模为每日5115万美元,交易手续费为765万美元,总计5880万美元(约3.8亿元人民币)。3月9日,比特币最高突破54000美元至54500美元/枚,创两周高位。

纪杰从2016年开始进入“币圈”,在内蒙古的矿场做了两年,他也会挖矿,闲置的机位会招商托管。纪杰自己会挖比特币、以太坊和莱特币,矿机一共有约2000台。

纪杰说,以大数据中心、云计算等名义开办的矿场在内蒙古不在少数,现在全需要转移,到4月以后,找机位的人多了,内蒙古有电力资源的人会上调托管矿机的电价。而转移过程中,算力会短期下降,其他矿工的收益会提高,随着矿场的迁移稳定,影响也会变小。

近几天纪杰已准备往四川去,打扫清理他在当地的矿场,迎接5月底丰水季的来临,到时又会有新客户带来矿机。目前,由于内蒙古的政策,董俊也在云南继续寻找便宜的电价。

(注:受访者均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eliguan.com.cn/6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