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被反垄断重罚182亿 平台经济“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行为面临“罪与罚”

原标题:阿里被反垄断重罚182亿 平台经济“二选一”等不正当竞争行为面临“罪与罚”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互联网巨头,从来都不是反垄断监管的法外之地。监管的利剑出鞘后,首先挥向了阿里巴巴。

4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据反垄断法对阿里巴巴集团在中国境内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作出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9年销售额4%计182.28亿元罚款。

这也是继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针对阿里收购银泰处以50万元行政处罚后的又一次处罚,显然这一次严厉程度呈几何级数增长。

对于处罚,阿里巴巴通过其官方微博回应称,诚恳接受,坚决服从。

“此次监管部门处罚阿里巴巴集团,对企业发展是一次规范扶正,对行业环境是一次清理净化,对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是一次有力维护。”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此次处罚是监管部门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具体举措,是对平台企业违法违规行为的有效规范,并不意味着否定平台经济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重要作用,并不意味着国家支持平台经济发展的态度有所改变。

“这是《反垄断法》第一次有震慑力的处罚,也是国家近一年多来对互联网经济等各项平台经济进行反垄断调查以来,第一个阶段性的成果。”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股权高级合伙人、律师朱逸聪对经济观察网记者如是说到。

二选一的“罪与罚”

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集团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可以看到,阿里巴巴自2015年以来,为限制其他竞争性平台发展,维持、巩固自身市场地位,滥用其在中国境内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实施“二选一”行为,通过禁止平台内经营者在其他竞争性平台开店和参加其他竞争性平台促销活动等方式,限定平台内经营者只能与当事人进行交易,并以多种奖惩措施保障行为实施。经查,阿里巴巴违反了《反垄断法》,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阿里巴巴被立案调查的时间范围是2015年-2019年间,公开资料显示,在此期间最引人关注的便是,2017年12月在北京高院立案的京东诉天猫、阿里巴巴“二选一”。

彼时,京东主张阿里滥用了在中国大陆B2C网上零售平台市场的支配地位,其实施的“二选一”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项下的限定交易行为。

就在京东与阿里巴巴“对簿公堂”期间,电商领域的后来者拼多多在2018年的周年庆活动期间公开表示,活动主会场上的品牌商家遭遇阿里巴巴“强制二选一”。

其实,与阿里巴巴相关的“二选一”问题早自2013年就曾被引出。当年正值京东6月大促期间,时任京东商城总裁的蒉莺春发出一篇名为《二选一,这条通往奴役之路,你走么?》的文章,直接将平台商家被阿里巴巴要求“二选一”的问题曝露出来。

“处罚所调查的事实认定是从2015年开始。”朱逸聪看过完整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后表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不仅对阿里巴巴进行了深入和充分的调查,作出的行政处罚也对当下互联网平台中,依靠自身平台的力量去强迫商家“二选一”或者进行其他市场垄断的行为,起到了一定的震慑力。

在朱逸聪看来,“二选一在当时属于一种平台巨头之争。”而与阿里进行抗衡的其他巨头,是否会涉嫌存在同样的垄断行为,是否实施了同样的“二选一”的经营策略,他认为更值得推敲。

下一个会是谁?

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阿里巴巴的行政处罚比例来看,2019年销售额的4%,仍低于反垄断执法机构确定的最高10%的处罚比例。

按照《行政处罚法》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市场监管总局还向阿里巴巴集团发出了一封《行政指导书》,要求其围绕严格落实平台企业主体责任、加强内控合规管理、维护公平竞争、保护平台内商家和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方面进行全面整改,并连续三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提交自查合规报告。

“我们认识到,今天的处罚,是对我们的警醒和鞭策,是对行业发展的规范和呵护,是国家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环境、推动平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阿里巴巴在今天发出的《致客户和公众的一封信》中写到。

阿里巴巴被重罚之后,会有哪些平台或方面被波及?“在阿里‘二选一’的一些行为当中,很多是在博弈,另外的平台方是否参与?是被动参与还是主动参与?是否要接受处罚?”朱逸聪认为,接下来还要拭目以待。

其实,从2020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重拳出击反垄断以来,除却阿里巴巴,包括腾讯、百度、滴滴等互联网平台企业相继受到处罚。

而今处以阿里巴巴超182亿元的行政处罚,加之未来三年的合规自查,4月9日,广州市场监管局发布消息称,滴滴、美团、京东、携程、饿了么、唯品会等10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在3月31日召开的平台“大数据杀熟”专项调研会上,共同签署了《平台企业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承诺书》,不非法收集、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不利用数据优势“杀熟”。

而在此之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总局还针对平台企业提出了“九个不得”,从法律法规等多方面监管平台型企业在市场经济中的经营行为。

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阿里巴巴的立案调查过程来看,其持续时间之长,“监管层对其他平台是否已经进行了形式上的一个立案调查”,朱逸聪不得而知,但他相信阿里巴巴被调查至被重罚一例足以震惊整个市场。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反垄断的利剑,将更加直接且尖锐地指向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eliguan.com.cn/77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