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大涨背后的中国经济不可能三角

原标题:商品大涨背后的中国经济不可能三角 来源:半夏投资

作者:李蓓

牛牛敲黑板: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速,可能已经下降到3%的水平。绿色供应,中高速增长,物价平稳,在现在的中国已经构成了一个不可能三角。对前两者的坚持,促成了商品的暴涨。

过去2、3周,大宗商品出现了今年的第二轮上涨,但是品种的相对强弱明显发生了变化。

原油弱于弱于弱于煤钢焦玻璃水泥

基本上,国定价成分越高就越弱,中国定价比例越高越强。所以,这一轮上涨,已经不再是海外复苏或复苏预期的驱动为主导因素,更多是中国因素在驱动。

当然,海外需求偏强带来的出口维持高位,也是一个重要的环境。使得中国的政策空间更加逼仄,国内需求略有增长,国内供应略有收缩,就容易出现价格暴涨。

中国因素一方面是供应端扰动多发,一方面是地产链条需求超预期。

近期供应端扰动不断

钢铁:

虽然业内存在不少其它声音,指出减粗钢并不能实现打压铁矿的效果,还会造成钢价暴涨损害下游制造业,弊大于利。

但4月,相关部门依然坚持全年要减产粗钢2000万,并召开了全国视频会议通报各省。

因为前4个月粗钢同比增产超过4000万,市场相信后8个月需要同比减产超过6000万。虽然当前钢材依然高库存,并不缺,市场相信后续减产后,钢价必然暴涨,于是积极投机做多,提前推涨。

煤炭:

内蒙倒查20年,上千官员涉煤腐败。加之安全环保等因素,产量下降。

根据统计局数据,2021年1-2月,全国原煤产量同比增长25%,3月单月,变成同比下降0.2%。

焦炭:

4月起,环保组在山西等各地巡查,开工率和产量显著下降。

100家焦炭厂开工率已经下降到过去5年历史同期最低水平。

铝:

3月起,内蒙控能耗,关停了部分产能。

部分本来计划今年下半年投产的新项目,投产时间表也因此面临推后。

除了短期的抑制和干扰,长期的供应管控政策始终在位。比如长期的限制新产能审批,和长期的碳达峰和碳中和政策。

以上供应端的抑制或压缩,有的是因为安全,环保,节能,减排,有的是因为反腐败,合起来,大致可以统称为 绿色供应。

绿色供应的一系列政策冲击,在最近2个月集中发酵,影响了最大的几大类商品品种。从中长期来看,绿色供应的导向,限制了中国资源要素供应的增长,将处于不增长甚至负增长水平。

需求端 地产链条超预期

虽然政府极力打压地产融资,希望控制地产投融资热度。

但由于:

1,经营贷大量流入房地产;

2,部分地产商通过报表粉饰规避监管红线;

3,部分银行通过报表粉饰规避监管红线。

继续膨胀的地产灰犀牛

导致虽然存在5条红线,地产销售依然高增,于是地产投资依然维持高增。

有研究机构调研得到以下信息:

商品大涨背后的中国经济不可能三角
商品大涨背后的中国经济不可能三角关于经营贷和消费贷流入房地产,3月后又开始了一轮自查,但效果并不好。

有研究机构调研得到以下信息:

我自己最近依然密集收到电话和微信的贷款推销,对方告知依然可以3.85%利率贷款,依然可以买房子或者炒股票。

2020年末,人民币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余额21.53万亿元,同比增长24.2%。

2021年,据说银行依然被要求普惠贷款增长20%以上。20万级别的普惠贷款,保持20%的普惠贷款增速,需要新增4万亿以上。全中国的重工业和轻工业(大中小企业合计),过去几年的平均的新增中长期贷款,也就1万亿左右。小微企业哪里可能一年需要4万亿新增贷款去开店开厂??

银行根本放不出去这么多真正的能进入实体经济的普惠贷款,只能到处打电话发信息,诱导大众贷款去买房炒股。

综合上述两点:供应受限明显,而需求依然高增,商品价格自然暴涨。

中国现在面临不可能三角本质上

非要设定接近10%左右的信贷社融增速,非要设定20%以上的普惠贷款的增速要求,是因为我们依然希望在未来的10-20年,依然希望实现5%以上的中高速的GDP增长。但是,经济增长,不是努力就可以的。它受资源禀赋和要素投入的制约。

根据长期经济增长理论:

经济增长=要素投入的增长+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

要素:包括人口,资源,资本

而现在,人口增长基本停滞;基于环保节能减碳等考虑,我们希望资源要素投入不再继续增长;基于控制地方政府债务水平的考虑,我们希望宏观杠杆不再继续增长。也就是意味着,人口,资源,资本,这三大经济投入要素,全都开始面临瓶颈,面临达峰。

而全要素生产率提高,也就是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长期如果能维持每年3%左右的增长,在人类经济发展历史上,就已经是非常优秀的水平。

所以,如果要素不再增长,或者我们主动选择投入要素不继续增长,中国经济的潜在实际增速,就要下降到3%的水平。

本质上,我们的人口和资源环境达峰,已经不能支持3%以上的实际GDP增长。如果非要维持10%的信贷余额增速,刺激出超过5%的总需求增长。只能是物价暴涨或者房价泡沫。

经过过去几年的供应停滞和需求扩张,全球制造业产能利用率已经达到历史高位。而今年,由于美国欧洲继续强财政刺激,海外需求偏强带来的出口维持高位,加剧了以上的矛盾,使得政策空间更加逼仄。国内需求略有增长,国内供应略有收缩,就容易出现价格暴涨。

绿色供应,中速增长,物价平稳,在现在的中国,已经构成了一个不可能三角。

要么放弃增长目标,以更大力度的紧缩货币信贷,放弃普惠贷款要求,大力度抑制需求;要么完全放开供应,不再追求绿色供应端;

要么承受物价暴涨,忍受澳洲人以百亿美元为单位,拿走中国制造业的利润。

世间难得两全法,更不可能有三全法。政策制定部门需要统筹思考,权衡利弊,做出抉择。

编辑/tina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eliguan.com.cn/9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