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场】外包公司能否帮美国空军解决训练难的问题

近日,总部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的Top Aces公司在美国试飞了第一架属于私人公司的F-16,媒体称之为“全美第一架属于私人的第四代(我国称第三代)战斗机升空”。这是美国私人公司的一小步,却代表着美国空军的训练方式前进了一大步。

 

该公司的F-16并不是从美国空军手中购得,而是从以色列军队购买。在今年一月,四架以色列空军退役的F-16在特拉维夫郊外的本古里安机场装上AN-124运输机,经过冰岛中转后最终飞抵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机场。这四架飞机都是以色列空军在上世纪80年代购入,这些F-16A / B战机又被以色列人用希伯来语取名为Netz战机,于2016年退出现役。Top Aces计划在未来拥有高达29F-16的第四代战斗机机群。

据报道,Top Aces公司为了搜集F-16是花了不少心思,毕竟美国法律规定现役作战装备不可对民间出售。当然,本着法无禁止即可为的思想,这家公司很快发现了这个规定的漏洞——没有说不能买国外的美制武器啊,这些飞机可不算美军的。在考察了约旦空军和以色列空军后,最终在202011月于以色列国防部签署了价值一亿美元的合同,不过尚不清楚具体购买了多少飞机。另根据网络媒体搜集的照片显示,Top Aces公司所购买的四架F-16中有三架为单座的F-16A,其序列号分别为129 / 78-0322220 / 78-0327250 / 78-0346;另有一架双座的F-16B,序列号为017 / 78-0362。根据其编号,我们不难发现这四架飞机的传奇历史。

 

根据序列号,这些以色列购买的飞机生产批次复杂,而Top Aces公司则宣称这些F-16BLOCK15,但这其实应该是这些F-16进行改装升级后的标准。这四架飞机最初是伊朗王国“和平斑马”计划所采购的,由于伊朗革命的原因又被纳入1978年的“和平大理石1”计划交付给以色列空军。编号129的这架飞机属于BLOCK 5 1980年开始在以色列空军117中队服役,并参加了著名的198167日对伊拉克核反应堆的空袭行动,并有半个击落战果(击伤)。220机是BLOCK 10,有一个Mig-21战果。250机则有两架战果(Mig-21Mig-23BN)。017机似乎并没有什么战斗记录,整个服役生涯似乎都是作为训练机。

 

Top Aces公司购买这些飞机自然不是做慈善,而是为了赚钱。Top Aces公司之所以花大价钱引进F-16,或者说之所以有Top Aces公司的成立和发展,是由于美国空军的一项计划。由于美国空军始终致力于提升飞行员作战能力,又长期受经费短缺的困扰,像以往那样组建专用的假想敌部队用于全军的陪练不仅耗资过大,还严重占用了可作战飞机与人员数量。灵机一动的美国空军直接想到了一个大家都熟悉的方法:找外包。

 

空军说干就是干,毕竟美国民用航空发达,甚至私下收藏战斗机与教练机的公司也不少,也算是有着群众基础。美国海军和空军都大量与民间公司合作,进行对抗训练。空军更是在2019年斥巨资与Air USA. 机载战术优势公司(ATAC). 蓝天训练、海岸防御、 德肯国际、 战术空中支援 (TacAir),Top Aces这七家公司签署了训练合同。据称这项合同总价值为64亿美元,有效期到2024年。承包商将提供完整的空中支援服务,要求能做到逼真和具有挑战性的敌方空中威胁和近距空中支援训练。

 

为了赢得合同,这些公司纷纷大肆扩充机队,例如ATAC和德肯分别从法国和西班牙购买了升级后的幻影F1。其中德肯还购买了南非的猎豹(山寨以色列山寨幻影3的)战斗机、L-39L-159EA-4攻击机和Mig-21bisTacAir则在2017年从约旦空军购买了21F-5E,并将其升级为了所谓的F-5AT;还有部分的以色列F-21幼狮战斗机(山寨幻影3),和一部分霍克猎人 MK58L-39Air USA则有趣多了,他们手中除了信天翁的一些改型,还有BAE的“鹰”式教练机,甚至有Mig-29UB,不过该机并没有作战能力,仅仅能飞而已。蓝天训练的机队则比较冷门,是BAC的“教务长”教练机与该机的攻击机版本,还有一些AH-6直升机。这些公司有些还有一些简陋的单发螺旋桨飞机与轻型喷气式飞机用于训练战术空中管制员(JTAC)进行对地攻击。

 

在这种背景下,也不难理解为何Top Aces要引进并翻新F-16了,毕竟人无我有可是公司最大的核心竞争力。作为全美第一架私人公司的四代战斗机,有着全套的雷达火控系统的F-16,充当假想敌时不知道比别的公司那些三代机甚至教练机高到哪里去了。这也是美国空军认为外包不错的一个原因,毕竟这时候充当对手的是乙方,那为了赚钱,乙方就会使出浑身解数来“提升自己的作战能力和技术装备”,例如此前Top Aces为了当好德国陪练,给A-4加装了有源相控阵和IRST系统。加上这些公司往往会雇佣热爱飞行的退役飞行员,使得空军用很小的代价就能培育出恐怖的对手。特别是空军一直希望能有更强大的陪练,在这种情况下,引进的F-16可能会很容易获得空军的喜爱,能拿到更有利润的训练合同,甚至Top Aces可以凭借首发优势短期内形成垄断。

 

Top Aces公司能不能靠F-16实现发家致富还得等空军今年的选择,这不仅和F-16高昂的运营成本有关,实际上假想敌的飞机也并非越先进越能拿到订单。此前ATAC曾计划引进约旦的F-16AM用于争抢美国海军的假想敌订单,但海军却选择了TacAir公司的F-5AT。美国海军的理由是F-5体积小,雷达截面也小,不仅适合特定任务,更关键的是F-16相比F-5超出的性能不值得海军多掏两倍的钱。

 

美国空军之所以找了这么多家公司,也是有其自己的考虑。在2019年的招标前,其合同文件的措辞明确指出了,美国空军希望通过在主合同中拆分较小的“任务订单”,然后通过引入多个承包商进行竞争,将“任务订单”授予最符合需求的承包商来获得更好的服务,并且能获得多种机型作为陪练。同时,多个承包商分散在各地,有助于空军各部都能进行训练,在大规模演习时也能将承包商们召集起来,获得一只庞大的影子空军作为对抗。

 

对美国空军和当地来说,这可能是一种双赢,美国空军不必再花大力气维持假想敌部队,当地又能获得足够的就业岗位。除此之外还有对空军飞行员发展更积极的因素,在以往为了维持假想敌部队的质量,需要调入大量的尖子飞行员,但对这些尖子飞行员来说,长期在假想敌部队无疑是束缚了其职业发展,在晋升甚至家庭方面都有着或多或少的难题,毕竟仅仅是飞行员其军衔不适合过高,给低了又变成对这些尖子的打压。而现在采用商业模式解决后,这些公司雇佣退役后仍想飞行的老飞行员,这些老飞行员相比空军自己的飞行员不仅技术更优秀,空军还不用头疼如何解决这些尖子的军衔和待遇问题。

美国空军的这种操作虽然有其合理性,但也有人提出了担忧。众所周知,军队在采购中永远选择最便宜的供应商,这就带来了因为抠门导致采购的训练服务越来越差的可能。恰如此前ATAC在竞标中败给了TacAir,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后者报价很低,最后成交价可能不到1.06亿美元,相比ATAC具有显著的价格优势。美国空军因为缺钱才选择了外包假想敌训练,倘若美国空军缺钱缺的更厉害的话,可能在未来只能买到用L-39充当陪练的外包。如何平衡好外包的价格与质量将是美国空军在未来必须面对的重大采购问题。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eliguan.com.cn/9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